您现在的位置: 2019新用户送体验金 > 花烛属
竟要将小红送进妓女院
时间:2019-09-19 03:3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那是一九一九年隆冬的风雪之夜,一个瘦小的老太婆抱着一个婴儿,悄悄地送到上海一条弄堂石库门的房子里。一个广东女人接过孩子,将几块银元塞到老太婆手中。这个被父母遗弃、不满周岁、嗷嗷待哺的孩子,就是后来的周璇。

  一九五七年一个美丽的仲夏之夜,她出现在著名电影导演郑君里的家中,这一天她格外高兴,身穿一件深灰色的夜礼服,胸前别着泰国电影皇后送给她的龙舟别针,新烫的卷发,略施脂粉,从她的脸上竟找不出一点病容来。这一天在座的还有赵丹、黄宗英和上官云珠。新闻片摄影师来了,周璇先在镜头前微笑,在朋友们的要求下,还唱了《马路天使》中的“天涯歌女”一段。当她唱到“咱们俩是一条心……”时,还向旁边的赵丹点头微笑。一曲唱罢,掌声四起,大家一起涌向周璇。赵丹兴奋地将她抱起来。人们怎么能不为久病初愈的周璇的歌声还是那么柔和而富有感情而兴高采烈呢!

  身着一身绿色丝绒旗袍,带着白纱手套的手,捧着一束散发着芳香的玫瑰花。珍珠项链,在柔和的灯光下闪烁,苍白素净的脸上薄施脂粉,弯弯的眉毛下,一双朦胧的睡眼……她好像是疲惫地拍完夜戏,在作短暂的休息;又似乎是刚刚谢幕归来,未及卸装就安然入睡了。

  买孩子的人家姓周,女的以洗衣为生,男的在工部局当巡捕,他们给孩子起名叫小红。小红八岁时,养父双目失明,家中经济情况每况愈下,这个被鸦片烟熏黑心肝的人,竟要将小红送进妓女院。幸被养母的妹妹发觉,将小红介绍进一个姓孙的办的小歌舞班中学艺,回家就洗衣服,做饭,拖地板当使唤丫头。就这样又熬过了多年,孙家一连病死三口,孙母冷言冷语责骂小红八字不好,坑害了孙家。于是经介绍小红又入了明月歌舞团。

  一九五〇年,全国解放了。上海电影界的老朋友都惦念着在香港的周璇,劝她早日归来。他很快回来了,并应邀参加大光明电影厂的《和平鸽》在上海的拍摄。周璇还是那样聪颖、纯朴、天真无邪。她去电影界老前辈于伶家做客,还谈起十年前像投奔新四军的事,悔恨当年失去参加革命工作的机会(一九四一年于伶在香港曾嘱托前往苏北解放区的贺绿汀去看望周璇,她要求同去苏北,由于种种原因未能成行)。她表示一定要振作精神拍几部好戏,大家也都为周璇参加新中国的电影事业而高兴。只有深知周璇身世的人,才能从她偶尔停滞一瞬的眼神中,隐隐看出她心灵深处未愈的创伤。

  周旋没有读过什么书,她之所以能够看剧本,识五线谱,亲笔给观众复信,都是靠自学得来的。她的求知欲和进取心很强。新华歌舞团早期一度搬到上海霞飞路一家俄国大菜馆的楼上,隔壁有一家舞蹈学校,周璇一有空就挤进去边看边学,而且一学就会。她跟着钢琴家章锦文学钢琴,一经入门,就豁然贯通。后来歌舞团在电台播音或灌唱片时,如钢琴师缺席,就由周璇伴奏。她每次灌唱片总是拿这歌谱先在钢琴上自己弹唱,然后再请同行姊妹提意见,一个字唱得不准,就是通宵不睡也要学好。由于她对艺术的刻苦认真,她唱录的歌曲在当时很流行。她的名歌《小小茉莉》以及后来《四季歌》、《天涯歌女》等电影插曲,街头巷尾争相传唱。这时上海曾举行过一次歌星选举,周璇、白虹和汪曼杰并列前茅。至此,周璇名声大噪,报纸评论她是“新出现的小歌星,前程似锦”,电台称誉她的嗓子“如金笛鸣沁入人心”。于是“金嗓子”之称便成为周璇的代名。

  三十年代初期,有声电影在上海已颇有市场,不少歌舞演员相继转向电影。这时周璇已成为电影公司所瞩目,被艺华影业公司聘为基本演员。起先她在《花烛之夜》、《喜临门》和电通公司的《风云儿女》里充当配角,尚未见珍珠本色,直到1936年被明星公司著名电椅艺术家袁牧之遴选为《马路天使》的女主角,她的艺术才华才充分显示出来。她真挚、自然、朴实、逼真地塑造了一个旧中国收紧侮辱与损害,但对前途仍抱有美好理想的少女形象。人们始信,这个誉满歌榭的红星,在银坛上也是一个光彩夺目的影星。

  荐:发原创得奖金,“原创奖励计划”来了!秋高气爽,有奖征文邀你直抒心

(责任编辑:admin)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网站地图
24小时咨询电话: 联系人: